專業被吞帳--喵

通稱 喵/喵喵/小唯
害怕寂寞,歡迎勾搭(拜託OWQ)
如暱稱,不知道何時又會被吞帳號

天使與毛根問題

又名 翅膀的各種用途

半AU設定,KT向

拖了很久的產物,前文請

-------------------------------------------------------

麻煩走連結  是清水

居然被屏了哈哈哈

明明是清水QWQ......

天使只能是我的

又名:全世界都在覬覦我家奥さん

半AU設定,KT向

逃避現實下的產物owo/

----------------------------------------------


堂本光一面無表情地看著手機。

或者說他面無表情握著手機的力道卻有點強。
小小的螢幕發著藍光,顯示著推特熱門關鍵字。


#堂本剛

#KinKi Kidsのブンブブーン


現在時間不過剛過中午,推特上對於自家相方的稱讚以每五秒一則推文的速度狂飆著,一般來說堂本光一是不會花時間刷網路上的評論,只不過有個推主將剛跳進布偶池的片段剪輯成GIF檔案而堂本光一"湊巧"點進去觀看動圖循環,連帶的他看見底下的留言。


"啊啊!好可愛喔!"

當然可愛,他可是堂本剛。

"上目線世界第一可愛。"

嘖,明明不管上目線還是下目線都超絕可愛的。

"堂本光一出來決鬥。"

呵。

"天啊,小天使真的好甜。"


看見小天使三個字時堂本光一往下滑動頁面的拇指稍微停了下,電梯門正巧也開啟,堂本光一隨手將手機塞進口袋,朝電梯外幾公尺處的大門前進。是啊,剛可是個天使,不過有個天使相方其實很麻煩,例如......


"哈啾!"一打開自家大門就是一震毫無形象的噴嚏。

"啊、光一歡迎回來。"聽見大門打開的聲音,堂本剛放下手邊的玩具球,抱起Pan一同迎接外出採買糧食的人。

"哈、哈啾!Tsuyo......今年似乎特別兇殘啊。"堂本光一笑著看著臉紅的相方,換了室內鞋跟在對方身後走向廚房。

"我也沒辦法嘛......今年工作都集中這段時間,我一直忍著才一次爆發啊。"堂本剛嘟著嘴,有些歉意也有些害羞的回話,順手把堂本光一買回來的食材一一分類後放進冰箱。

堂本光一看著相方流暢的動作,又想起方才看見那些評論,忍不住帶著會被人說成變態的表情從後方將堂本剛圈進懷裡。

"沒關係,每年我都很期待這個時候呢。"把臉埋在堂本剛軟嫩的背部,順便偷偷咬了幾根羽毛。


對,羽毛。
堂本剛,性別男,現年39歲,職業KinKi Kids,種族......




"我超喜歡換羽期的剛小天使的。"



是的,種族--天使。




---------------------

喵喵的碎碎唸:

大家好,這裡是生死關頭的喵喵OW<

還有三小時要交三份報告,一篇小論文(目死)

所以逃避現實下就把這幾天想到的腦洞先丟出來<3  


謝謝看到這邊的每一位,愛你們喔!


殘櫻02

殘櫻 02

----------------------------------

100%甜的,關於落難少爺光一如何打動封閉心靈的剛的故事。

 

味噌湯、鱚魚天婦羅、黑豆佃煮。

小小的木桌上濃縮著日本人的精神。

 

堂本光一穿著印著漂亮圖騰的淺藍色浴衣走向對方所謂的"房間"。

 

幾分鐘前,在浴池外的竹簍裡整齊擺放著浴衣未拆封的素色內褲,以及一張小巧的字卡。

堂本光一從小衣食不乏,也習慣管家將衣物整理放置於門外,但是今天卻不一樣,對方是出於人性的善意給予幫助,堂本光一在山裡走了一夜,就算泡過溫熱的泉水,陣陣寒意還是不停歇,從胸口蔓延而出綑綁住堂本光一;拿起字卡,圓滾滾的清秀字跡說明希望堂本光一先穿館內提供的浴衣,待會從浴池出來後右轉再直走就能到房間吃點食物。

穿上浴衣,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堂本光一還是將字卡謹慎對折後握在手心。

 

啊、好像沒有那麼冷了。

 

拉開門,堂本光一看見這個房間並不像建築物本身那樣有年代感,而是色彩豐富到令人醉心,雖然自身對於色彩並沒有那麼深入的了解,但是這個空間傳達出來的感覺卻是迎面衝進人的心底,毫無掩飾、率直而絢麗。

 

"怎麼了?"聲音從堂本光一的背後傳來,回頭看堂本剛手上端著兩個玻璃杯,水珠掛在杯緣透著光一股清爽,一如堂本剛此時的穿著,海軍藍的背心白色短褲。"請進,先吃點東西吧。"堂本剛側著身子經過動也不動得堂本光一把玻璃杯放上小飯桌,坐在其中一個拼布小軟墊上,向堂本光一招手,示意他坐下吃飯。

 

把湯碗的小蓋打開,食材擺放的相當有意思,小巧、精緻卻不同於料理亭那樣拘謹,小小噈了口味噌湯,帶著些許甜味。

"不合胃口嗎?"堂本光一抬頭,對上那雙清澈的眼。

"不,我、"堂本光一被盯得慌張,本想說的字句都化在嘴裡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

 

"我是△的店主,堂本剛。"堂本剛放下手上的餐具,一字一句說得很慢,帶著溫柔的力量,"雖然剛才介紹過了,不過你應該到現在都還沒回神吧。"堂本剛看著眼前的男人一臉冰冷,不難猜想堂本光一在這之前遇到多大的絕望。

"今年34歲,興趣是釣魚、音樂跟繪畫。"堂本剛看堂本光一沒什麼反應,便自顧自地介紹下去,"△目前是公休中,所以光一さん如果要繼續住下去可能沒辦法享受到完整服務喔!對了,因為都是堂本,所以我就擅自決定喊你光一さん,順帶一提我不接受反駁。"不知從哪裡出現的熟悉感,讓堂本剛忍不住想戲弄堂本光一。

對面的堂本光一則是一臉乖巧呆然聽著話,剛洗好澡恢復柔軟的髮絲不聽話的翹起,在堂本剛眼裡這樣的堂本光一真是可愛的過分。

"我、我今年也是34歲,興趣大概是電玩跟賽車。"堂本光一不知道該怎麼回應對方,只好順著堂本剛自我介紹的句型玩起填空題。

"ふふふ ,光一さん不覺得這樣的場合很像相親嗎?"堂本剛看對方真的順著自己介紹,配上那正經八百的姿勢,換個地點肯定是相親。

堂本光一被對方這麼一說才有點被戲弄的感覺,為了掩飾臉上上升的溫度連忙回擊,身上的寒冷似乎都被這一番對話給解凍。

"剛さん開頭不就是想多認識我一點,想要相親的人是剛さん吧。"

雖然被反擊,不過堂本光一臉上那肉眼可視的紅潮為堂本剛帶來成功調戲對方的成就感。

 

"光一さん別擔心,不會讓你以身相許的。”堂本剛再次拿起筷子,夾起一口配菜,一派從容,"別看我這樣,我家鄉可是有個現年16歲的可愛小女生等著我,對你這樣的おじさん才沒有興趣。"

"喂!我的身價以身相許才不輸小女生。"堂本光一不知道為什麼眼前的人那似假又真的語氣讓自己感到平靜許多,明明是認識沒幾小時的人,卻是那麼自然的相處。

"重點不是這個吧。"

 

看堂本光一終於放下心防,兩個人一邊吃飯一邊互相調侃,那麼的理所當然,堂本剛突然想起以前陪著姐姐看電影裡面的一段台詞。

 

在幼稚園裡,你剛遇見某個人,卻能跟他玩的就像認識一輩子的好朋友。

 

也許這就是最美好的情誼,不談條件、不看身家、不論過去,就只是單純享受著當下,享受著與對方相處的時光。

堂本剛用筷子把堂本光一故意挑出來碗邊的芹菜推回中央。"都免費供餐還挑食,光一さん難道你是小學生嗎。"

討厭的芹菜又再次出現在視野範圍讓堂本光一有些不滿,畢竟在家只要他說不吃,不問理由餐桌上再也不會出現該物。

"討厭就是討厭,不管要不要付錢都是討厭。"堂本光一嘴上囔囔卻沒有把芹菜又挑掉,而是閉氣把敵人一股作氣吞下肚。"果然超討厭。"賭上自尊的結果,堂本光一連忙端起玻璃杯就是猛灌麥茶,試圖沖淡嘴裡固著的芹菜氣味。

 

"ふふふ "回應堂本光一大戰芹菜的是一陣笑聲,堂本光一看過去,笑起來的店主臉上出現淺淺的笑紋,看起來就像隻小熊貓一樣,總覺得......有點可愛。

"真是的,你這樣的吃法芹菜くん會傷心的。"堂本剛忍不住伸過手夾起堂本光一碗裡剩下的芹菜,一口咬下。

"你看明明就沒什麼。"堂本剛圓滾滾的眼睛帶著無奈。

"那以後出現的芹菜都麻煩剛さん幫我解決。"堂本光一用一臉認真得表情看著對方。

"憑什麼我要幫你吃,你這挑食的おじさん。"

"因為我們都是堂本嘛,你看全日本不過5000人,我們會認識就是奇蹟。"

"我想奇蹟不是這樣用的,還有光一さん你不打算先回家報平安嗎?"

堂本光一放下手上的碗筷,話題終究還是進行到這部分。

突如其來的沉默打亂愉快聊天的節奏,空氣中突然出現一絲嚴肅。

 

"我、還不能回去。"堂本光一臉色冷了下來。"再我釐清誰是內鬼以前我還不能回去。"

堂本剛猜想過堂本光一先前應是遇到些麻煩,不過沒有想到麻煩可能比預期的更大。

"所以,剛さん請讓我在這裡多住幾天,我之後會一起付錢給你的。"正經的姿勢,嚴肅的表情,堅定的眼神。

堂本剛輕輕嘆了一口氣。

 

"真不該看你長得帥就撿回的,真麻煩。"堂本剛抱怨著,另一手卻是幫堂本光一又盛一碗飯。

 

"剛さん覺得我帥啊。"

"不要只聽自己想聽的部分。"

"那我跟年輕小女生哪個好?"

"光一さん你的不服輸不要放在這裡好嗎。"

 

五月五日,春天即將結束,殘存的櫻花被風擁抱。

屋子裡,兩位堂本先生的吵鬧如同這將至的夏天逐漸有溫度。

------------------------------------------------------------------

喵喵的碎碎念:

大家好這裡是喵喵OWO

今天被堂島桑的消息刺激到,有了動力馬上把這篇趕完<3

雖然我明天要交的作業都還沒寫完呢...

 

謝謝看到這裡的每個人,愛你們喔O▽O

 

殘櫻 01


100%甜的,關於落難少爺光一如何打動封閉心靈的剛的故事。

小公告:為防止lof被吞,我開始把作品搬到 https://wicat.weebly.com/ ,WB(rin_lokitony)還不擅長使用正在學習中OWOy

如果之後真的沒辦法用lof我會在Weebly跟WB上公告的QQ

--------------------------------------------------------------

黃金周的最後一天,本來絡繹不絕的遊客都踏上返家之路。

雖然只是經營小小的旅店,黃金周帶來的客源還是讓人有些吃不消;服務業和其他人的休假時間不同,等到一般人都結束假期才輪到服務業好好放鬆,送走最後一批旅客,這才輪到"△"的員工拿到為期兩周的超值假期。

"真的沒問題嗎?"堂島一手拉著行李箱,一臉擔憂看著換上休閒服的頂頭上司。

"每年還不都這樣放假,不用擔心我。"白色T恤、淺藍色短褲、一副圓框眼鏡,還配上那張相吃了防腐劑一樣凍齡的娃娃臉,看上去就像個放假中的大學生,堂本剛擺擺手要員工們快點放假去,別老是擔心他一個人。"我先整理些東西,過兩天就回老家,真的不用擔心我。"大概是看堂島孝平猶豫不定的模樣,堂本剛再次強調他一個人也很安全。

在堂本剛第二十四次向各位員工表示自己會注意安全之後,△這才剩下老闆一個人。

門簾已經被拿下,△這個名字很特別,也許太過特別了,很少有人真正唸對她的名字,堂島孝平曾代表客人與職員詢問堂本剛這名字的含意,堂本剛沒有正面回答,就和平時一樣開車火車跑上天。

有著百年歷史和不到十年新生命的溫泉旅館安靜坐落在城市一隅乖巧的像是民宅,只有內行人才知道,這裡有間優雅、古樸同時充滿創意與新奇的神奇旅店。

堂本剛簡單地巡視公共場域,雖說△的建坪不算大,對於一個人卻又冷清過頭,五月的山林還沒趕上夏天的腳步,從庭院吹來的風還是俠著五分涼意,從短褲寬鬆的褲口爬上皮膚,堂本剛索性放棄巡視庭院的念頭,端著沏好的橘茶坐在側緣欣賞五月僅存的零星粉紅,心中升起滿滿憐惜。

破碎的、孤獨的、惹人憐愛的殘櫻。

“就好像我一樣……。”堂本剛噈了口茶,輕輕呢喃,陽光照亮他沒倚在牆壁邊的半個身子,也照亮他眼底的寂寞。

自言自語本不是為了說給他人聽的,只不過,情況似乎改變了。

庭院裡,突然樹枝被踩得劈啪作響。

好可怕!

在人煙稍微罕至的半山腰、不該有登山者出現的時間、僅有一人的半開放空間。

堂本剛立刻從自我世界裡回神,來不及把所有落地窗鎖上,堂本剛手邊只有裝茶點的托盤稱的上像樣的武器,卻也不具有任何防禦功能,堂本剛迅速把能關上的窗關上,豎起耳朵聆聽那過於唐突的腳步聲。

啪滋、沙沙、劈啪。

一點也沒有掩飾的腳步踩在落葉上、泥土上、斷枝上,越來越接近。

撲通、撲通、撲通。

堂本剛握著托盤的手越來越緊,也做好隨時逃跑的準備。

樹枝被撥開了。

那是一個滿身泥土髒污的人。

看似瘦小,骨架依然能向堂本剛說明這是一位成年男性。

對方沒有惡意,這是堂本剛的第一直覺,而他對人的直覺一直都很準,所以堂本剛推開落地窗踏出小步向那人走去。

“你需要幫忙嗎?”堂本剛謹慎的問。

對方這才抬起頭,讓堂本剛看見即使是泥濘也掩蓋不了的清亮眼瞳,率直、堅定仿佛能看進人的內心。

“我跌下懸崖剛剛才走上來……”那人聲音嘶啞,想必好些時候沒有食物,“能借我洗個澡順便吃飯嗎?”

洗澡的順序在吃飯之前嗎?看來是個有潔癖的帥哥呢。

堂本剛忍不住笑出聲,把對方的手拉上自己肩膀,扶著他走向室外浴池。

那人可能怕弄髒堂本剛的白色上衣想把手收回來卻收到堂本剛一記眼刀,只能安分任由堂本剛攙扶。

堂本剛安置好對方在浴池旁的小矮凳,接著毫無顧忌的開始脫下自己的衣物,絲毫不管對方投射來的詫異目光。

"怎麼?我的衣服也髒了不是嗎。"堂本剛嘴角勾起耐人尋味的弧度。

那人沉默著,兩個人並排在浴池前各自無聲沖洗著身子,直到堂本剛準備離開浴室為對方準備食物時,那不曾多說一句話的人終於開口。

"謝謝你。"剛從生死關頭回過神的人緩緩說出飽含真心的一句道謝,汙泥與疲憊被山區乾淨的泉水帶走,露出那剛毅漂亮的臉部線條。

"別客氣,雖然在公休不過這裡可是溫泉旅館喔,等以後記得把這些帳付一付。"堂本剛調皮的半開玩笑,想舒緩對方的情緒。

"沒問題。"誰知道那人眼神裡卻是滿滿認真。"堂本光一,你是?"

堂本剛在聽到對方名字愣了下,隨後笑出來,"△的店主,堂本剛。"堂本剛見堂本光一也是一臉驚訝隨後補上一句,"這次真的不是開玩笑喔。"語畢順道拋了個Wink便走出浴室。

命運是個奇妙的東西,全日本不過5000位堂本,那其中的兩個堂本在如此戲劇化的前提下相遇的機率有多小?

想著想著,堂本剛突然覺得今年的假期或許會有不一樣的故事,或許是冒險故事、熱血青春物語......千萬別是驚悚片就好。

堂本剛又回頭看了一眼浴池的布簾。

"現在先來試看看能不能當朋友吧。"雖然不知哪來的自信,堂本剛就是覺得堂本光一或許能跟自己成為很要好的朋友。

在未來,當他們跨越要好的朋友這條線之後,堂本剛才明白甚麼是引狼入室,當然這些都是後話。



------------------------------------------------------------------

喵喵的碎碎念:

大家好這裡是喵喵OWQ//

事出突然,我鑿了一個新的小巢穴,也挖了個新坑。

之所以會出現這個其實是來自某天的夢境,至於我在夢裡事怎麼被虐的我會好好跟大家訴苦的哈哈。
關於△的由來要感謝我群裡的大家幫助,我這個人真的取名廢啊哈哈。

謝謝看到這裡的每個人,愛你們喔<3

備份公告

基於lot似乎開始實名制……保險起見我也開了一個Weebly來存放作品owo/

因為我真的超容易被吞帳的,所以先給大家我的網址囉喔喔哦
https://wicat.weebly.com
連結我會在評論區再放一次,方便大家點擊。

如果lof之後還是能順利通行,Weebly還是會持續使用+當停車場❤

謝謝點進來的每個人,愛你們😘

記梗--KinKi冒險團

記個腦洞owo
有人有興趣在來動他哈哈哈(超不負責奔跑)

設定:冒險團團長光一 x 製圖學家剛

從小就擁有製圖學天分的剛,在冒險盛行的時代裡可以說是人人想得到的貴重商品,也因此剛雖然善於判別地形,但他一直都待在設備齊全的大宅院裡靠著冒險團收集的資料繪製地圖,也會結合收集的情報幫人規劃路線。

光一本來是被堂本家雇用的冒險團一員,負責確認剛所製作的地圖是否正確,通常在剛家待一周確認任務行程後出門,過一兩個月再回到剛家回報。

因為冒險團合作很順利兩個人也從少年時期相遇到成為好朋友(?)一路到了30代,光一當上冒險團團長,而剛也即將接手堂本家當家。
兩個人卻在某一天一起消失,踏上只有兩個人的冒險旅途(蜜月?)

祝你幸福

絕對是甜的,請放心食用


獻給世上唯一的你


 

 

今天天氣真好。

我覺得這挺稀奇的,明明從小到大只要我們有戶外活動就老是在下雨。

提著幾包剛從便利商店買回來的能量果凍飲和沒有派上用場的折傘,我敲了敲休息室的門。

 

「請進,我沒有鎖門。」軟呼呼的聲音,這麼多年他從來就沒有變過。

推開雕有漂亮花紋的門,我看見那孩子已經穿好襯衫了。

 

「這麼早就完成著裝,新郎倌你這也太著急。」我忍不住開口調侃,果然看見他無意識的嘟起嘴撒嬌。

「待會就有客人會先來,我總不能穿著短褲涼鞋招待他們嘛。」圓滾滾的大眼睛就像小時候一樣清亮,有點無法想像這人再過幾個小時就要結婚了。

「剛,這裡有果凍,你先吃點,別緊張過頭又想吃胃藥。」我習慣性地捏捏剛的臉頰,雖然一臉鎮定不過我知道他現在一定又緊張到什麼東西都吃不下,瞥見桌上完好的三明治更是驗證我的猜測。

「好好好。」剛有點不服氣地從塑膠袋裡拿起果凍,看來被我識破讓他很不甘心啊。

 

坐在剛的對面,看著他乖巧的吃果凍,心裡的感覺有點複雜。

 

「怎麼了?」或許是感覺到我的視線,剛放下果凍歪著頭看我。

突然間,我發現沒辦法精準地傳達出我的想法。

「沒什麼。」我頓了頓,「只是想到很久以前的事。」我扯開另一個話題,暗自希望他別注意到我的心情變化。

剛沒有接著說話,只是用可愛的眼睛無聲的追問。

 

太了解對方的情緒也真麻煩,一個眼神就能理解。

 

「你記得嗎?很久以前你都說會等我先結婚再結婚的。」我用稍微抱怨的語氣對今天的新郎開玩笑。

剛忍不住笑出來,「沒辦法嘛,難道我等等要逃婚?」

我沒有回答,只是一瞬間居然跑出了就算你不結婚也無所謂的奇怪想法。

太奇怪了,明明我很贊成他結婚啊。

正當我想回應他的玩笑話,門又被推開。

 

「堂本さん,請問方便開始化妝了嗎?」進來的是今天的造型師村田。

 

「可以啊。」「有點早呢。」

我們同時回話,然後相視而笑。

 

「真是!村田さん剛剛是問我才對吧?」剛看起來放鬆多了,看來這小插曲讓他感到習慣不少。

「沒辦法,聽到堂本會自動反應啊。」我也輕鬆了些,同樣的姓氏讓我想起我們間那種最緊密的關係,心底剛才出現的微妙情緒突然消失了。

「那麼剛就交給村田さん打扮了。」我示意村田先來替新郎梳化,自己則穿上外套往外頭走,「我先去外面替你招待客人。」

 

關上門,我穿過教堂裡精緻布置好的走廊。

本來按照剛的風格是想在寺院里舉辦和式婚禮,不過剛覺得還是教堂與對方更加搭襯,當然不管和服還是西裝只要是剛穿著我都認為很好看。

教堂因為考慮到新人的身分而選在人煙罕至的地方,推開禮拜堂的落地窗就能走向外頭如茵綠地,時間還早,賓客都先到綠草皮上的長椅、鞦韆休息著,我也走向外頭享受放晴的五月涼風。

 

雖然很開心剛終於結婚,但是心頭有種微妙的情感。

也許在我心中,剛永遠都是個孩子,所以面對孩子事實上已經是個要建立新家庭的年紀,總覺得有些違和。

剛,他是我從小寶貝到大的孩子。

 

雖然真心為他感到開心,裡底卻隱隱約約害怕他將要離開我。

 

真是矛盾,我暗自吐槽自己。

 

手機設好的提示音響起,這才發現原來我沉浸在自我世界這麼久,急忙趕回剛的休息室,趁著典禮開始前看那孩子最帥氣的一面。

休息室裡,剛已經穿上西裝外套。

明明他上節目也常穿整套西裝,今天看來卻有種說不出來的反差與帥氣。

「好慢。」剛看見我,小小抱怨然後拿著領結走到我面前。

明白他的意思,我接過精緻的領結小心翼翼為他戴上。

因為身高差,我看見剛漂亮的羽睫因為緊張扇動得有點快,用手捏捏他的後頸,用他喜歡的語氣對他說話。

「別擔心,我會在前面找好位置看著你走紅毯。」替剛整整領結,這一刻卻還是讓人感覺非現實,只覺得眼前的剛跟好久以前我記憶裡的孩子重疊。

剛的臉因為興奮透著粉紅,嘴角彎起的弧度、眼神裡的光芒,都是因為將與另一人宣示的幸福。

「走吧!」我稍微用力拍著剛的背,就像從前一樣。

「恩,我出發了。」剛邁開步伐,這次沒有回頭,但我能想像他開心又緊張的表情。

 

我從另一邊繞到禮拜堂最前端,我要親眼見證我最疼愛的孩子牽著另一人的樣子。

音樂響起,按照流程先是成員過於華麗的伴郎團進場,然後是雙方家長進場。

當看見雙親緩緩走上紅毯時,我才發現自己不知道何時掉下眼淚。

 

終於有真實感了。

這不是戲劇、綜藝、音樂節目,而是堂本剛真的要結婚。

我最重要的孩子走向另一段人生。

 

擦去眼淚,好在大家都把注意力放在新人身上而沒有人看見我的眼淚。

剛朝著前方走來,我用最開心的笑容迎接他,真心的,為他的幸福感到開心。

 

 

儀式順利結束,草地餐會讓賓客們隨意散步聊天,我則窩在一角。

不是不開心,而是太開心而讓思緒混亂不知道該和大家聊什麼。

 

「你還好嘛,怎麼躲在角落?」還是那個軟呼呼的可愛聲音。

回過頭,換上第二件西裝的剛站在我面前。

「你才是,明明今天你是主角。」我用手指敲敲剛的額頭。「你看,另一位主角來了,快過去找他。」推著他的後背。

 

「我不是來找剛的,我是來找你的。」另一位主角走到我面前端著兩杯香檳,和剛用眼神交流了之後,剛便走向舞台留給我們倆單獨空間。

「怎麼了?」我接過他手上的杯子,有些好奇。

「感覺很微妙對吧?」他苦笑著,「雖然很開心卻覺得一起長大的人突然被搶走了。不過,沒有什麼會改變的,剛和你的牽絆永遠都不會改變。」

「你怎麼知道我有點寂寞?」我端起酒杯,看著那我認識很久的人。

「因為我姊結婚的時候我也這樣想過。」酒杯碰觸發出清脆的聲音。「請不要擔心,雖然我們結婚,但剛永遠都還是你的寶貝弟弟。」

 

我認真看向另一位新郎。

從他眼底我看見當年站在我面前勇敢向我說會保護剛的少年。

「我知道,你們從來就沒有變過。」我伸手揉揉光一的頭髮,「所以光一,我最重要的寶貝弟弟就拜託你了。」

光一沒有回話,而是用最溫柔的目光看向剛,這樣的眼神我很熟悉,打從很久以前光一就用這樣的眼神看著剛,那種堅定近乎純粹的愛,真的很令人感動。

我同光一的眼神一齊看向剛,似乎感覺到視線,剛看向這邊,露出那天使一般無邪的笑容;他很快樂,真誠而絕對的幸福著,突然間,或許是感動、或許是幸福、或許是懷念,我查覺到淚水好像又要落下,這次我沒有試著掩飾。

 

「光一。」我出聲讓他轉過頭。

「恩?」

 

雖然有一點點寂寞,不過......

 

「恭喜你們結婚。」帶著太多感情的眼淚和笑容,總結起來就是最真摯的祝福。

 

 

 

 

-----------------------------------------------------------------------------

喵喵的碎碎念:

大家好這裡是喵喵OWO//

很突然的發這篇,因為今天是我家人結婚(登記)的日子,前幾天婚宴上,看著從小一起長大的人走上紅毯,真的很替他開心,卻也有一點點的小寂寞。

或許這就是同根生的特別地位,帶著寂寞、開心和幸福,我誠心祝福他們白頭偕老。


這周依然沒有更新ˊ    ˋ
腦洞已經開了好幾個,但是完全沒有時間寫。
果然在忙到爆炸的時候靈感是最豐沛的❤
最近三次元充實到快掛掉惹,再過幾天事情會先告一段落,然後接著期中報告哈哈哈哈哈哈,想到就覺得好不想面對XD

以上,是這個星期的(抱怨)日常😘

堂本家生日事件簿

又名:論如何一秒惹火男朋友

 

 

365天,8760小時,525600分鐘。

如果非要選出一年中最重要的那天,堂本光一可以馬上回答。

 

四月十號。

 

聖誕節、自己的生日、出道日、相遇日......都不及這天值得慶祝,因為這是等了一百天才等到重要的人誕生的那天。

 

不過,堂本光一做為一個立派的理工男實在沒有辦法像堂本家文科生一樣每年想出這麼多生日花招,偶爾暗自慶幸四月份不用開演唱會,沒有攝影機在拍攝,不需要像相方一樣每年準備兩種版本的生日禮物--能公開的和不能被發現的。

 

可是今年的四月十號有團番收錄。

看到日程表當下是很愉快的,一來對外能讓所有人知道生日那天兩個人一起度過,讓那些只能在螢幕前自己吹蠟燭的南瓜貓妖知道甚麼才叫「一起過生日、吹蠟燭」;二來工作結束後能直接把人帶回自己家,不怕那人想起愛犬又一個人難過。

總結來說這個日程安排簡直好到不能再好。

只不過這麼一來他就必須準備能公開的禮物。

而堂本光一最不擅長的就是挑選能被公開的禮物。

 

「堂本さん?」聽到叫喚堂本光一這才回過神,發現店長一臉無奈的表情。「堂本さん你站在這裡發呆五分鐘了,你不是說休息時間只有二十分鐘動作要快嗎?」

「喔喔,抱歉,那請幫我先準備平常那種。」堂本光一看了眼手機螢幕,加上車程離下個節目還有大約十分鐘能自由運用。

 

今天早上經紀人說轉換現場時會經過堂本光一認識的運動用品店,所以想詢問需不需要幫忙補給健身食品;堂本光一表示還有其他想買的東西才親自跑一趟,不過進到店裡反而不知道該買什麼。

如果生日送健身器材絕對會被對方白眼,光是上次交換禮物說要送健身椅就被嫌棄好一陣子,在家看到O.A.時還說幸好不是自己抽到。

 

不過自己擅長的範圍不過就是車、健身、遊戲,不管送哪個似乎都對不上相方的頻率,想到這裡堂本光一又開始頭疼,不過時間不多只好先結帳再另外想該送什麼禮物。

 

「堂本さん,如果不知道要送什麼送食物之類的最簡單呢。」或許是堂本光一表情過於苦惱,又或是注意到日期,店長邊結帳邊笑著說。

被看穿的堂本光一有些不好意思,眼神開始飄忽不定,正巧看見櫃台左邊擺放著的小東西。

「店長這個也帶一組。」

堂本光一眼神中似乎帶著勝利的光芒,店長順著堂本光一手指方向看去,愣了愣。

「堂本さん,這個恐怕不太適合送人吧?」店長試圖用最委婉的方式暗示堂本光一,那位壽星一定不會喜歡這樣的禮物。

「沒關係、沒關係。這樣才能配一組,麻煩分開打明細。」一想到今年禮物有著落堂本光一眼睛笑成一條線,這麼一來,當天晚上他就可以安心享用不能公開的禮物帶來的樂趣。

 

店長目送堂本光一帶上一大袋商品和高漲的情緒離開店裡,默默地嘆了一口氣。

只求今年頭條別是KinKi  Kids團內謀殺事件。

 

---------------------------------------------------

 

四月十號當天,剛到外景準備處堂本剛就接收到工作人員一整路的祝福和曖昧的眼神。

啊啊、一定是自家相方又想趁著工作中做些什麼。

 

前幾年O.A.日正好是自己生日,有人就瞞著自己準備生日蛋糕,說不感動絕對是假的,畢竟是那個生活感為零的人親自訂購的特製蛋糕,而且不是收錄日是O.A.日,這份心意差點讓人想忽略攝影機切換回私人模式。

 

真的,有點期待啊。

 

堂本剛承認自己其實也有一點小心機,礙於公眾人物身分有些秘密只能讓它存在於私人生活裡,多年的相處下來這點其實也能習慣,不過還是有一點點想要炫耀。

想要向人炫耀只有自己才能享受的,來自那個天然又天下無敵的人彆扭又充滿愛的特權。

想炫耀的心情真的只有一點點、真的啦。

 

周遭工作人員的態度讓堂本剛的期待忍不住又上升幾個百分比。

「要是期待落空怎麼辦。」嘟著嘴,拉開車門,堂本剛小聲地抱怨。

不過這樣的煩惱在看到先上車補眠的人之後完全消失。

 

 

今天錄影很順利,除了有些浮躁的工作人員以外,壽星本人、壽星的相方表現都很日常,反倒是一幫工作人員苦著臉,他們想看的畫面沒出現啊!

說好的送花、送禮物、虐狗、撒狗糧呢!

「好想看啊!」一群人揮手送別兩位堂本先生時忍不住一同喊道。

果然,奔奔奔的製作團隊今天也是立派的KKL。

 

 

「對了,我這裡有要給剛くん的生日禮物。」堂本光一在收錄到尾聲終於拿出藏了一整天的禮物,還故意裝的一副只是普普通通準備的樣子。

 

「啊,終於來了。」堂本剛笑著伸出手,某個人態度早就暴露出來了,堂本剛一整天唯一的疑惑只有能被收錄的禮物會是什麼。

 

那是一個小紅包袋,堂本剛滿懷疑惑地接過。

雖然知道這是要能被大眾知道也不會起疑的禮物,不過紅包什麼的也太沒情趣了。

 

「三萬元?巨匠,你是要我自己去買禮物?」

 

「你看仔細點。」堂本光一一臉得意,連他都想佩服自己的創意。

 

「KFC專用?所以是要我去買KFC啊。」堂本剛看見那行字忍不住笑出聲。「謝謝你啦,不過我不一定是用來買炸雞喔。」

 

「請你只拿去買KFC。」堂本光一伸手跨越併在一起的兩張桌子,用手指指著寫著“KFC專用”的字樣。

 

「好好好,我知道了。」堂本剛對著堂本光一嶄露出對方最喜歡的可愛笑容。

 

“喜歡吃炸雞?那就給你錢去買吧。”這種表達方式也未免太可愛,明明平常都碎碎念說要少吃炸雞這種垃圾食物,卻為了討人歡心設立專款。

 

啊啊、我家男朋友太蠢萌了怎麼辦。

 

堂本剛的好心情讓他收拾好物品之後不等對方開口邀約就坐上同台保母車,確認廣播會在4/16播送,真期待隔天推特上滿滿的炸雞風潮。

 

堂本光一看對方很滿意禮物的樣子,在心底忍不住比了小樹叉,而且剛才兩邊經紀人主動告訴堂本光一,明天到晚上前兩個人都沒有其他工作。

 

可惡,怎麼大家都以為是堂本光一心懷不軌,那份禮物可是單純的愛,才沒有色色的算計意味。

 

 

回到家,堂本剛先進了門,換上室內拖之後沒有進客廳而是站在正要拖鞋的堂本光一面前。

 

「光ちゃん,我的禮物呢?」堂本剛伸出雙手,那是只要前進一步就能接吻得距離。

 

「禮物不是給你了?就在你的背包裡。」把堂本剛的手往自己腰際帶,因為台階差而抬起頭看著戀人可愛的臉,忍不住輕輕啄了下對方的唇。

 

「都回來了你還不打算拿出來嗎?」堂本剛怎麼會不知道戀人的惡趣味,用對方最喜歡的軟糯語氣撒嬌,滿意的感覺環住腰際的手逐漸收緊。

 

「吶、つよ,生日快樂,等了一百天我終於等到你。」堂本光一用最溫柔的眼神注視著他此生唯一,堂本剛笑著回吻。

 

唇輕輕貼在一起,纏綿、追逐,緩慢的卻強勢的吻著。

 

堂本剛的腳自動勾上堂本光一的腰,健身有成的人輕鬆把對方抱起,在推倒在沙發上。

 

「嗚、光一等等。」小力的推動戀人的胸口,「先停一下,我還沒洗澡。」小小的臉上染上情慾的粉紅,帶著一點害羞的的神色。

 

「我又不介意。」聽話放開懷中的戀人,親暱的親了下額角。「不過我準備好東西在房間裡,你想看可以先去看。」

 

果不其然惹得容易害羞的戀人用拳頭揍了下。

 

「咦?這是什麼。」堂本剛看見桌子上有一包用紙袋包好的物品。

「喔喔!差點忘了。」堂本光一示意堂本剛坐起,伸手把紙袋放到對方手上。「這是跟KFC卷配一套的喔!」

堂本剛用疑惑的眼神瞧了戀人一眼,回頭專心拆開包裝。

堂本光一用一臉期待看著堂本剛,說不定還會誇獎這次很細心。

 

看見包裝上的說明之後,堂本剛臉色沉下來。

 

「つよ?」

 

抬起頭,又是可愛動人的笑容。

只是交往多年堂本光一很清楚這是最高級憤怒的前兆。

 

「原來如此,堂本光一你是逗著圈子嫌我胖啊。」堂本剛拿出袋子裡的內容物。

 

 

去油酵素。

 

 

完蛋了,這個方向好像不太對。

「才沒有!つよ我才不是這樣想!我只是想說這樣你能放心吃炸雞不會鬧肚子疼。」堂本光一急忙辯駁,他發誓他從來沒有覺得戀人胖,堂本剛最近瘦太多讓堂本光一心疼都來不及哪會說他胖。

 

「手放開,我要出門。」堂本剛保持的怒火中的微笑。

 

堂本光一哪敢鬆手,「不行,つよ你聽我說......」

 

「滾、我要去買KFC,反正你都貼心送我禮物了嘛。」

「不是啊!つよ!那個不算、你的禮物在房間!」

「少囉嗦,你嫌棄我就直說。」

「我哪可能嫌棄你!つよ你冷靜。」

「放手。」

「不要。」

 

 

當晚,堂本光一最後終於進了房門,不過卻不敢造次。

其實堂本剛在看到房間裡的卡片和禮物就消氣了,只是想逗逗那個大天然,讓他知道禮物要慎選搭配。

 

 

「笨蛋歐桑你就好好等著一月一號吧。」堂本剛帶著嶄新的水晶手環被人環在懷裡睡覺時這樣想著。

--------------------------------

喵喵碎碎念:

大家好,這裡是喵喵OW<

變成搞笑文了哈哈哈。

其實是跟別人聊到如果男友送KFC卷+健身器材絕對會想揍人才產出這篇w

請相信堂本先生沒有健身狂魔到這種程度哈哈哈